xiongdada 发表于 2020-9-10 15:00:41

当即啃了半只

城市乡村猫的深蓝色U盘,不见了


城市乡村猫的深蓝色U盘,不见了

——城市乡村猫





0.

城市乡村猫问我,有没有看见我的深蓝色U盘?

我说,没有看见,怎么了?

城市乡村猫说,我的小说在里面。

城市乡村猫又说,我的散文在里面。

城市乡村猫又说,我的诗歌在里面。

我说,怎么了?

城市乡村猫说,不见了,明明在的。

城市乡村猫说,忽然没了。

城市乡村猫说,什么也没了。

  

1.

我叫城市乡村猫。我的深蓝色U盘不见了。那里面有我三年里写的整整三十万字,小说散文和诗歌。

我告诉文刀,我的深蓝色U盘不见了。

我告诉乐乐,我的深蓝色U盘不见了。

我告诉老诸,我的深蓝色U盘不见了。

他们都安慰我,会有的,会有的。我不知道他们是说U盘会有的,还是小说散文以及诗歌会有的。

  

2.

我搜索了这三年间去过的所有论坛,收集到一些文字,支离破碎。我发现我的一些文章,署的名字不是我,是别的陌生的名字。我忽然想,如果他说是他写的,我可有什么凭证么——这和U盘的丢失和存在无关。

  

3.

虹虹说,你想一想,是什么时候没有的,是什么地方没有的。

我说,明明在的,在我的脖子上。

我看了看胸前,又摸了摸脖子,空空荡荡。

  

4.

虹虹替我写了寻物启事。

“城市乡村猫的深蓝色U盘,不见了,里面存了他三年间写下的三十万字。如果你知道,如果你的朋友知道,请大声地告诉他,好么。谢谢你了,善良的人,愿你一生幸福。”

  

5.

虹虹说,有消息么。

我说,没。

虹虹说,还能重写么。

我说,明明在的,却没有了。

  

6.

我看见文刀,看见乐乐,看见老诸。他们在餐厅前门发传单,杭州夏天的太阳盛气凌人。

你起来了。他们说。

我说,嗯。

我看见他们传单上的文字。

“城市乡村猫的深蓝色U盘,你看见了么。”

  

7.

他们说,你去吃饭吧。

我说,你们回去吧——一起吃吧。

虹虹呢。我问。

在另一个餐厅呢,和她的朋友一起。他们说。

你看见过一个深蓝色的U盘么。他们问。

一个穿吊带的女孩子走过我们的餐桌。

  

8.

我去找虹虹——你们别发了,传单。我说。

谁的主意?我问。

虹虹。他们说。

我说,吃完了就回去吧,别发了——我去找虹虹。

  

9.

嗳,同学。嗳,同学。嗳,同学。虹虹在餐厅面前的太阳底下。

给我一张,我说。

虹虹看到我。

全给我,我说,去吃饭吧。

我没事了。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真的没事了,你看。

  

10.

真的?虹虹问。

嗯,真的。我说。

还没有人见过U盘。她有些沮丧。

也许会有转机。她又说。

嗳,同学。她又递出去一张,一个穿无袖衫的男人走过。

  

11.

把这些发光。虹虹说。

小静闻闻,你们俩先去吃饭吧,谢谢你们了。虹虹对她的朋友说。

呶,给你,一起发完,然后一起吃饭。虹虹把她朋友没有发完的一叠放在我手里。

我说,别发了——

嗳,同学。虹虹不再理我。

  

12.

嗳,同学。虹虹说。

嗳,嗳,同学。我说。

  

13.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城市乡村猫,你找到那个深蓝色U盘了么。

你是城市乡村猫么,那个深蓝色U盘,找到了么。

你不要担心,你会找到的。

我们寝室的女生都要和你说话呢,你听着啊,我们祝愿城市乡村猫,很快找到你的U盘。

  

14.

城市乡村猫,你快去海报栏看看吧。电话是学校文印店老板打过来的。

猫,快去海报栏啊。文刀在电话里说。

猫,快去海报栏啊。乐乐在电话里说。

猫,快去海报栏啊。老诸在电话里说。

  

15.

天哪。

我说,天哪,谁——

海报栏上那清一色的寻物启事。

弱势群体中一些本该同情却欣喜、本该愤恨却钦佩、本该谴责却赞美“城市乡村猫的深蓝色U盘,你看见了么?”

  

16.

我看见虹虹朝我走过来了。后面跟着文刀、乐乐、老诸,还有小静闻闻,还有那么许多未曾相识的人。

他们朝我走过来了。

我看见虹虹的拳头在空气里甩了一甩,掌心对我,我深蓝色的U盘,牵引在她的手指上,一晃一晃。

我想笑出声来,却一个人安静地哭了。

  

  

  



联系方式:(电话)13067721230|(Email)acatinacity@163.com|(OICQ)153789328|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当即啃了半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