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aoamingtian 发表于 2020-9-11 14:44:24

勇于创新

安静,如此安静,静得让人突然想忘掉这世界的你我,静得足以让任何情感乏味所有雄心崩溃,静得能分明听到一颗水滴滑过空气落入咽喉掉进胃部的乐音,我究竟怎么了还是你的世界已经变了?

很久没写,却一直在想。

此刻手指间的笔试着在描绘心房里那抹最真实的色彩,以及倾听来自胸腔那段最迫切的声音,可笔儿总那么狡猾,让人感受到的是它躯体的硬度以及由这硬度传递到掌心的僵硬带来的乏力与困顿,像一段即将老去的时光,什么都不再想什么都不再想做,只愿静静守候着庭前花开花败天边云期雨约,似在等待儿时的伙伴归来,又似在回味那消逝不再的一夜情怀。

有时候,想得太远让人孤独与飘渺;有时候,想得太投入,又教人学会一种简单明了的感伤。

很久没写,却一直在做。

想累了,闭上眼睛便能到达想要的天堂。这样的日子源自一种享受死亡的冲动,却更像一种闲情逸致里的折磨,虽然并无二致,却让人心安理得无拘无束。其实早已什么都在做也什么都不在做,因为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会做。燃烧过后徒留灰烬,不会有人添火加薪,于是就这样冷冷清清下去,无精打采等待另一波点燃热情的因子,这样的循环酷似让人烦忧的月经,一样的疼痛,一样的不知所措。似乎一乱字能搪塞一切不和谐不动听的节奏,或者就让那股风从耳边刮过,不敢说残留清香诗意,但打包票能感受发丝在脸颊两侧轻舞飞扬的惬意。似乎一个人就是这样迷茫的。

有时候,选择的余地太多,反而遗失了最初的方向。

也许只有随着时光的匆匆游弋才能稍稍慰抚下那颗茫然与躁动的心灵,而结果的好坏美丑却只有另当别论;也许我们只有埋下最饱满的种子,灌以最沉烈的热情,许以最迫切的冀望,然后待到来年春末夏初,繁花拥簇。

这样的春夏之交,让时光机似一下拨回至那些年的轻狂与感伤,不羁与梦想。逆流的不止是思绪还有那千万种驱之不散的情感若一团蓝天下的白云回到它开始漂移的地方;也是这样的春夏之交,也有淋漓快爽的大雨,也有泼辣灼烈的阳光。

雨线似那五月的伤感永不会间断。嗜好独自冥坐在午后的窗台凝视着雨水下落,也似乎只有感觉到有东西从空空的地方落下心里才会踏实。一枝笔一页纸足以刻下情怀,只是笔尖碰触到的地方同样有雨滴留下的痕迹,浸润了那满满的文人的失落。幻想碎灭,如雨水滑落的终止,也终于躺成一圈浅浅的没有涟漪的水迹干枯蒸发。

阳光总在风雨后,曾经的系列就这样轻易放逐那个伫立在湖水边那个登高而呼的少年,唯一温馨的场景是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停歇一晚然后乘着六点的雨露与云彩观看日出。尔后光线如同一个顽敌,把沾满毒药的液体撒布全身,那一道道来不及愈合的伤口再次被残酷地撕裂。灵魂在一瞬间裸露,把最原始的欲望释放:梦想到底在何方?

思绪拉得好远好远,终于再次涣散......

人心在变,世界在变,不变的是那从不休憩的时光,它不停地带来思维与幻想,又不停地带走市政务中心环保局服务窗口临聘工作人员付立跃上班时间浏览NBA决绝与坚强;让人一次次地茫然若失,又让人一遍遍从跌倒的地方看到重生的希望。我是你的谁已不再重要,因为任何人都成不了谁的谁,我们都是时光的祭品,终有一天会燃尽那最后的灯芯。我们只能拥抱着静静叹息,静静去把握那难舍难分的东西,并在翌日的朝阳来临之前过好今天准备好明天。

还是那样地安静,属于一个人的安安静静,一个人行走,一个人思索,一个人好好把握......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勇于创新